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路遇鋼鬣豬

作品:《我的技能不正經

    陳防抱著芽芽找到摔得七葷八素的方大召,三人朝事先說好的地方跑去,結果路遇到了一群剛從斷崖下來往回趕的綠袍人。

    “會說話的黑猩猩跑了,快抓住它。”綠袍人中有人喊道。

    “混蛋,我不是黑猩猩。”方大召怒了,自己是人不是猩猩。

    但綠袍人管你是人還是猩猩,他們要方大召抓回去。

    “殺。”

    陳防看到這群綠袍人的造物還在他們身后,立馬使用了沖鋒撞入人群,眩暈過后就地一個戰爭踐踏,減速了所有人。

    方大召拍胸大吼一聲具現了武裝,拿著黑木錘就想跟著去,結果腳下被什么東西一絆成了滾葫蘆,像是保齡球一般滾入了被陳防減速的綠袍人群中,將所有人撞倒,打了個滿分。

    “胖子,你搞毛啊,連我一起打。”陳防剛剛被撞得以臉擦地,差點破了相,爬起身朝著方大召吼道。

    “不好意思啊,被東西絆倒了。”方大召很是尷尬。

    “吼。”

    這時那些綠袍人的死體改造物沖了來朝兩人攻擊。

    方大召擋在陳防面前舉盾抗住。

    “大小喬出來。”陳防召喚出雙生樹妖參戰。

    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從法陣中走出,大喬挺起龍槍撒丫子沖進死體改造物中,依靠沖擊的力度直接將龍槍送進了一只死體改造物的體內,將它釘在了遞,接著她放開龍槍,抽出長劍配合著盾牌,像威武的女騎士一般,在死體改造物中來回砍殺。

    小喬作為遠程單位站在后面投擲標槍,也沒忘記給戰斗中的人提供治療,同時不時使用糾纏術限制死體改造物,減少陳防等人的壓力。

    【】芽芽拿著小花鏟在地下前進,進入戰圈后跟死體改造物玩起了鼴鼠的游戲,地面被她刨出了很多洞口,她通過地下的隧道在這些洞口出沒,露頭丟一顆炸彈,炸得附近人仰馬翻,縮頭躲過腳踩,在另一邊露頭,又是一顆炸彈,進進出出的很是歡樂。

    陳防吞下兩顆肉丸子,緩解下大小喬出戰加劇的消耗,矮身躲過死體改造物的攻擊,邊躲閃邊拿著強擊刀鞘擺出拔刀的姿勢,鎖定一個綠袍人,拔刀出鞘,他人瞬間出現在了目標身后,受攻擊的綠袍人分兩半到向兩側,內臟血水糊涂滿地。

    與此同時,陳防拔刀閃出的原來位置,出現了寫有“拔刀閃”三個閃閃發亮大字的文字框掉落在地,砸中了剛好沖到這里的方大召的腳背。

    “好疼,誰亂丟的東西。”方大召疼得跳腳開口罵道,結果被旁邊的死體改造物一巴掌拍飛。

    剛剛使用拔刀閃的陳防沒算好距離,好巧不巧正好沖進了三個死體改造物的中間,一下子成為了攻擊目標,三兩個藍球般大小的拳頭朝他呼來。

    糟糕,陳防心中一緊,三個死體站得比較靠近,沒有躲避的空間,而且他現在姿勢糟糕后背剛好露給敵人,一時調整不過來,眼見著就要被打,一道護盾自他身升起,幫他擋住了攻擊。

    “陳防,我們來了。”

    戰斗持續了一會,即墨她們趕了過來,剛好在陳防危急的時刻,即墨出手給他了道護盾。

    陳防趁身有護盾保護的機會,調整好姿勢使用了替身技能。

    “嘭”的一聲,一個樹樁出現在了三只死體拳頭下,連同之后出現的帶有“替身術”的文字框一起被打成稀爛,而陳防出現在五米開外的地方。

    “咦,那閃閃發光的是什么?”陳防用替身置換出自己,同時也看到了被攻擊的木樁,以及一同被砸爛的文字框,但是看得不真切,所以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有了即墨聞人和依依三人的加入,場的綠袍人很快都被殺死了,留下失去控制發狂互毆的死體改造物,陳防他們速度離場。

    “剛剛這么回事,爆炸威力那么大,吹過來的風把我們都給弄倒了。”逃離的路聞人問道。

    “芽芽炸彈埋多了,直接將人家的據點給炸平了。”陳防說。

    即墨和聞人聽呆了,小家伙這么暴躁,只是讓她埋幾個炸彈吸引注意而已,結果她把人家老窩給掀了,這仇結大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剛剛那么大的爆炸,想來造物者組織這個據點里也沒什么人能活下來,而且也沒人看到他們幾人的樣貌,應該不會找門來。

    跑了不知道多久,幾人在樹林中找了個安全的地方休息,現在還是夜晚,趕路的話太過危險。

    “還要繼續找鋼鬣豬嗎?”聞人開口問道。

    “我們這次來的目的是幫方大召找血心果的,雖然出了意外,但目標還沒完成,當然繼續找了。”陳防說。

    找鋼鬣豬是因為這種變異獸的老巢一般都長有血心果。

    “兄弟,我看不要了吧,如果遇到那群綠袍的同伙就糟了,而且說實在話,我也不知道要吃多少血心果,才能讓我變回來。”方大召不想因為自己的事讓別人進入險境。

    “你說得什么話啊,你以為我不想走,可是你頂著這一副模樣,以后怎么生活?你信不信現在入城分分鐘被抓走研究。”

    “你打算一直用繃帶纏著?總不能一輩子用這個模樣面對你老媽和女朋友吧。”陳防說。

    “可是……”方大召當然不想一輩子一副猩猩模樣了,可是他也不想添麻煩。

    “別可是了,等會回樹屋,我們繼續尋找,就這么決定了。”陳防直接做了決定。

    “你們應該沒意見……吧?”又覺得自己擅自做主不好,陳防不好意思對即墨和聞人問道。

    “隨你。”聞人無所謂地說。

    “可以,不過我希望事后想請你幫個忙。”即墨對方大召說。

    “他義不容辭。”陳防直接替方大召答應了下來。

    “對對,不管什么事我都會幫忙的。”方大召也點點頭說,人家這次幫著自己出來找血心果,而且剛剛還救了自己,不管什么忙都要幫。

    “額,雖然我剛剛幫他答應了,不過能不能問下是什么事?先說好違背道德的事他不做,免得到時候他說我見色忘義,拿兄弟討美女歡心。”陳防這時候覺得自己幫胖子做決定好像不妥補救道。

    “我哪里會啊。”方大召幽怨地看著陳防。

    “我姐什么人你還不知道啊,哪里會讓人干違背道德的事。”聞人白了陳防一眼。

    “其實我是想讓他跟我們一起去攻略家里的遺跡,我覺得他盾位能力不錯。”即墨說。

    “胖子盾位能力很強嗎?如果說皮厚抗揍耐打的話,確實是不錯。”陳防說。

    要說方大召盾位能力水平也就一般,但因為獸化的緣故,他現在真的很抗揍,剛剛跟死體改造物戰斗的時候,陳防多多少少也受了傷流了血,但是方大召卻沒有,就算被揍的哇哇直叫疼,這會看他也就身的花褲衩破了點,身的毛依然黑的發亮,還沒有禿嚕皮的地方。

    “黑白遺跡不是說家里長輩會找他們的朋友一起去攻略的嘛?”陳防接著問道。

    “是啊,但是我們也要進去,有個盾位在的話更安全些,當然,臨界遺跡很危險,去不去還要方大召考慮清楚。”

    即墨說完將黑白遺跡的一些情況說了一下,并再次強調了危險性。

    “我去。”方大召考慮都不考慮就答應了下來,臨界遺跡啊,那可是出產各種珍貴物品的地方,雖然也是出了名的危險,但有機會去誰會拒絕。

    “胖子,你還是想好了再說,那里面真不是開玩笑,次我們差點團滅。”陳防覺得方大召應該考慮清楚。

    方大召被塵封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遺跡很危險,就有些發怵了,不過想到自己這次出來找血心果,人家也沒多說就一起來幫忙了,心下一狠還是答應了下來。

    陳防見方大召答應下來也就沒再說什么了。

    天色漸亮,眾人也輪流休息的差不多了,就開始往樹屋趕,路過一片洼地的時候,聞人指著前方示意其他人。

    “看,是鋼鬣豬群。”

    陳防朝著聞人指得地方看了過去,見到一群長得如放大版的豪豬正在離開。

    “我們跟去。”即墨也看到了鋼鬣豬,這么剛好遇到,那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于是六人遠遠吊著鋼鬣豬,跟在它們身后。

    “這大清早的,它們應該是剛出來覓食吧,這要跟到什么時候?”跟得久了陳防有點不耐煩了。

    “鋼鬣豬群都是分批出來覓食的,應該不會太久。”即墨說道。

    果然過半小時,這群鋼鬣豬開始往回走,陳防幾人也悄悄地跟了去。

    鋼鬣豬群走走停停,又花了半個小時,來到了一座長滿蔓藤并有很多洞穴的小土坡前停了下來,接著就四散開各自找了個洞穴鉆了進去,然后那些洞穴中又跑出鋼鬣豬聚在一起,然后離開了小土坡朝外面走去,顯然這是新的一批鋼鬣豬出去覓食了。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