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

作品:《玄帝傳之鳳翊皇朝

    這幾天,趙靈薇一直東奔西走,就沒安生休息。現如今望見這床榻,她身體愈覺困倦,坐不得一刻,就熄了燈,和衣而睡。

    在朦朦朧朧中,就聽見有人拍門,并伴隨著嘩鬧之聲。她猛然驚醒,一骨碌坐起身,支起耳朵細聽,原來是宇文壘在外面呼喊自己。

    趙靈薇穿上履鞋,起身把房門打開。就見宇文壘站在門口,神色焦慮,秋月爹娘提著油燈,跟在后面,一臉茫然。

    “壘弟,到底是怎么回事?”趙靈薇知道宇文壘少年老成,不會無緣無故行如此魯莽之事。

    “時間倉促,來不及細說,你速速跟我來!”而后轉身朝秋月爹問道“老伯,煩勞你告知你們村墳林的位置,我現在必須要去一趟!”

    其余三人均是一驚,秋月娘搶先說道“宇文公子啊,現在已經很晚了,不是說好明天再……”

    趙靈薇聰明伶俐,猜到宇文壘之所以這么說,肯定是有了非去不可的道理,她便開口說道“阿公、阿婆,你們只需要告訴我們位置就行,我想是壘弟有了重大發現,才必須要現在就趕過去。”

    那老漢無法,只得說道“我們這張橋村的墳林在村子北面五里多路的山坡下,那里有一片老槐樹林。”

    只聽見“倏”的一下,宇文壘和趙靈薇早已不在院中,而后從遠處傳來宇文壘的聲音“兩位老人家早點回屋休息,我們確有急事,先行告辭,后會有期!”

    秋月爹看著眼前這一切,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他琢磨了半晌方才逐漸省悟過來。大小姐和宇文公子來這里絕不是像他們所說,替女兒秋月專程探望自己老兩口,應該是有其他要事,說不定就是和張橋村棺材失蹤有關。看來這里面的水深吶!也絕對不是自己一介庶民百姓所能夠處理了的。

    想到這里,他便招呼老伴,回屋休息。秋月娘把趙靈薇放在桌上的銀子交到老漢手中,說道“這是咱閨女囑托大小姐帶來的銀子,你收好了。”

    秋月爹只看了一眼,便笑著說道“這錠銀子,咱閨女即便不吃不喝也要攢上十年,如果真是秋月托她捎來,理當都是些散碎銀兩。看來應該是大小姐自己來訪,秋月并不知情,想必是這里的事情和安平府有著極大的關聯。”

    兩人舉燈回屋休息,按下不提。

    卻說宇文壘、趙靈薇二人穿過村莊,一路往北,就如同兩道流星,轉瞬即過。趙靈薇邊行便問“壘弟,你到底有了什么發現,竟如此著急要去這墳林查看。”

    宇文壘滿臉凝重,此時就像一塊水晶石,隱隱透著有一股冷意。他思索片晌功夫,才悶聲說道“過午我們方朝這里趕來,在沱子河乘船時,途中你曾去朝艄公打聽張橋村的位置。我坐在艙里甚是無趣,在偶然朝外看時,見一小船迎面駛過。當時我便覺得那不出怪在哪里。后來你無心的一句話,更是讓我陷入沉思。不過現在全都想通了。”

    趙靈薇轉頭說道“對喲,當時你確實很苦惱我無意中說了什么,觸動了你的思緒。我而今也還很好奇,那時究竟說了哪一句話,會讓你苦苦思索良久。”

    宇文壘并不直接揭曉謎底,而是自顧自的接著說下去“先別急,聽我接著說。這一切,方才在秋月家的雜貨間里,我終于想明白,全都說的通了。

    那時,從對面駛過的那條小船,吃水很深,我后來方才想起你在船上說的原話,就是裝運……活人。既然當時除了艄公外,沒在那船上看到其他活人,那應該就是裝的死人。

    船艙之中裝載的應當便是一口棺材,來自于這張橋村的棺材。因為這張橋村葬俗和周邊村落并不一樣,靈柩都是用原木直接掏空,再把死人放進去,最后在外面抹上黑漆。在秋月家,我陪著大伯、大娘收拾雜物時,見到了一模一樣,只是還沒有上漆的原木。

    將這些串在一起便可推出,那兩位艄公駕著小船就是從這張橋村盜取了棺材,走水路,運回安平城,確切說很有可能就是安平府!”

    趙靈薇聽到此言,如雷轟頂,顫聲說道“你說的可都是真相?如果真是這樣,也難怪湘蕓當時說,她看到的那些木頭都是一個個棺材。”

    宇文壘點頭說道“留心想想,數日前,你親眼見到仆人往安平府后院抬木料,便以為是你爹大興土木,也就沒當回事。后來湘蕓向你稟報說那木料都是一副副棺木,能把棺木做成像木材的,應該就是這些化外村落。深山密林,原始落后,下葬應當大都是和這張橋村如出一轍。估計也是用原木為棺,甚至有可能連漆都沒有抹上,不然那時你說不定看到黑木就已經懷疑了。”

    趙靈薇點點頭“我當時確實看到的是一根根沒有上漆的木頭,并不是所謂的棺槨。”

    宇文壘道“那就是了,亡人就在木頭里。估計是湘蕓后來無意中看到有人從里面掏出了什么東西,應該能證明是死人才有的東西。所以她才悄悄向你稟報,說那些木料都是棺材。不過她應該沒看清楚,所以后來又含糊其詞。”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