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達成約定

作品:《養君為患

    聽見安寧公主的笑聲,杜鵑和黃鶯兩個人的心里,其實是有點打鼓的。

    他們四人那次在臨華殿商討之后,杜鵑和黃鶯便想了這么一個辦法來會一會阿瞞。

    他們兩個人為了能夠知曉阿瞞單獨在長樂宮內的時機,每時每刻都悄悄地來長信殿附近監視他們。

    正好在這一天,抓到了安寧公主離宮,獨留阿瞞在長信殿的機會。

    杜鵑和黃鶯兩個人,原本是想要借一個由頭直接求見阿瞞,可他們忽然看見阿瞞和春桃從食室那邊出來,眼瞧著就要往毓秀園的方向而去了。

    情急之下,他們二人便制造了毓秀園的偶遇。

    意料之中的是,阿瞞很快就看到了黃鶯的破綻,也知道了他們的來歷與目的,但令人驚訝得是,阿瞞不僅沒有對他們表現出明顯的防備與憎恨,反而像是十分歡迎他們似的,頗感興趣地主動了解他們的生平。

    當然,如果不是杜鵑及時將黃鶯叫了過去,阿瞞絕對就可以從黃鶯的口中將他們四個人的底細給問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杜鵑在心底承認了阿瞞絕對不是一個等閑之人。

    他們在毓秀園的亭子內只是簡單地交流了一番,便已經在心中給對方都下了定義。

    阿瞞直接笑著說道“雖然我確實沒有想到過,殿下的后宮里養著的是像你們這樣人,但是這也完全不會影響到我。

    咱們兩個也都是聰明人,過多的廢話也就不用再說出口了。我知道你們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很可惜,你們的方向一開始就錯了。”

    杜鵑聽了阿瞞的話,臉上的笑容倒是收斂了一些。

    對比起阿瞞來說,已經失了那份從容,那份游刃有余。

    他似笑非笑地對眼前的阿瞞說道“阿瞞公子為何敢如此肯定?我們還沒有交手過,阿瞞公子你就已經知道結局的勝負了么?”

    阿瞞搖了搖頭,意味深長地說道“我剛剛都已經說過了,你們的方向一開始就錯了。不過也沒關系,你們馬上就會懂得我的意思了。”

    杜鵑瞇著眼睛盯了阿瞞很長時間,半晌才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對阿瞞說道“所以,你想怎么做?”

    長信殿內的燭火“噼啪”一聲,響了一下,隨后便燃燒地更旺了一些。

    安寧公主看著面前的黃鶯、杜鵑兩人,以及自己身邊委屈巴巴望著自己的阿瞞,也算是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她面上沒有明顯的喜怒,一只手獨支在案臺之上,另一只手隨意地放在了自身的股側,頗有些懶洋洋地說道“你們,還真是好大的膽子。”

    黃鶯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蒼白,原本一雙圓溜溜十分靈動的杏眼,此時已經變得有些紅腫。若仔細看去,便還可以看到他眼角還未完全干透的淚痕。

    他咬了咬自己唇,像是下定了最后的一個決心一般,對安寧公主說道“殿下,奴婢就是想知道,在您的心中,奴婢有一席之位么?”

    安寧公主抬眸看了看黃鶯,注意到了黃鶯微微有些顫動的身子,但是卻忽略而過,又將眼神落下。

    她向黃鶯反問道“你覺得,你應該在本宮的心里,擁有一個什么樣的位置?”

    黃鶯突然就明白了。

    他低下了頭,感覺似乎有眼淚從自己的眼眶中奪眶而出,低落在了地上。

    他雖然性格單純了一些,但是卻并不是笨。

    從安寧公主踏進長信殿,和阿瞞交流起的那第一句開始,黃鶯就已經意識到了他與阿瞞兩人之間的差別。

    安寧公主從來都不曾向對待阿瞞那樣對待過他,哪怕是那段最寵愛他的時光。

    當然,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黃鶯也不會難過得想要落淚。

    他落淚的原因,其實就是因為他看見了安寧公主的真心。

    哪怕只有短短一瞬,但也是展現出來了的。

    他陪在安寧公主身邊的時間也不算太短,可直到這一刻才知道,自己根本從來就沒有走進過安寧公主的內心。

    黃鶯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眼淚,聲音里還帶有一絲哭音,但是語氣卻十分堅決,

    “奴婢明白殿下的意思了。這次舉動是黃鶯自己逾矩了,杜鵑只是被我強拉過來的,請殿下不要過于懲罰他。至于奴婢自己,就隨殿下處置。”

    “黃鶯,你……”杜鵑驚訝地看向了黃鶯,他完全都沒有想到過黃鶯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他仔細看了看黃鶯的眼神,終于還是明白了什么。

    他在心中默默地嘆了口氣,然后伸手摸了摸黃鶯的頭,轉而對安寧公主重重地一叩首,說道

    “此事,完全是奴婢一手謀劃。殿下雖然從來都沒有把我們放在心上過,但是黃鶯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性子,想必殿下心中也清楚得很。就憑他一個人能做到這種地步,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若說要懲罰,殿下懲罰奴婢便可。”

    “包括把你驅逐出宮么?”安寧公主沒有抬頭,語氣淡淡地說道。

    杜鵑的身子頓了一下,略微有些僵硬,喉頭也涌上了一絲苦澀。

    但他還是將頭緊緊地貼著地面,恭敬地對安寧公主說道“那也是奴婢的命。”

    氣氛一時間有些緊張起來。

    黃鶯張張嘴想要再說些什么,卻被杜鵑緊緊地捏著手,根本不讓他再開口說些什么。

    “呵。”

    正在這個時候,安寧公主忽然又笑了起來。她的臉上似乎有些無奈,又似乎閃過了些許興味,對自己面前跪著的那兩個人說道“你們這一個兩個的,就這么想領罰么?就連出宮的準備都做好了,還真是不簡單。”

    杜鵑倏然抬起頭來,他聽出了安寧公主的意思,但仍然有些不可置信,

    “殿下的意思是……”

    “既然都留你們這么久了,那你們就繼續留下去好了。反正,你們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只能算作我長樂宮內的美景罷了。再說了,本宮的阿瞞都不介意,你們自己又何必介意呢?”

    安寧公主斜眼看向了阿瞞,就那么直直地注視著他。

    杜鵑和黃鶯的目光,也不自覺地隨著安寧公主看向了阿瞞。

    阿瞞不知道何時將頭低下了。

    此時感受到眾人的目光,便將頭抬了起來,露出了一個十分和善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殿下說得對,阿瞞自是不介意眾位繼續呆在宮中的。只不過阿瞞想要向殿下討要一個權力,那便是讓他們能夠多多從臨華殿出來,與阿瞞多多交流一番。不然,也實在是太過寂寞了一些。”

    。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