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單獨走

作品:《麟國女子花鑒

    “哦,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大殿上的那個使者。”崔筠長公主激動得抓住肖將軍的衣裳,又故作尷尬地放開。

    “是。”肖將軍還是一如既往地先思索,再點點頭。

    崔筠長公主告訴鄭翰:“車里沒別人,你不用找了,小妹根本就沒出束夕宮。”

    鄭翰是個細心的人,從小就能通過眉眼辨識長得相像的人,就算是雙胞胎他都能將兩人分別開,不管是崔筠長公主還是小環,她們都不是第一次見到那個小公主,難道真的是中途掉包了?可是這么多雙眼睛,怎么大變活人呢?鄭翰剛要出馬車,又折回去,一刀將車內軟座下的暗箱劈成兩塊,一股霉味撲鼻而來,里面空空如也。

    “確實沒人。”鄭翰臉上掛著幾分失落。

    小環跳起,透過車窗望進去,哭訴說:“你把軟座下的支架砍斷了,那我們公主坐在何處休息?”

    鄭翰懶得理一個小丫鬟,肖將軍則兩眼盯著崔筠長公主,道:“長公主不是神童嗎?您想想,該怎么辦。”

    崔筠長公主早就意識到這個肖將軍有問題,似乎在一步步套自己的話,便說:“本公主的確是腎痛,哎喲喲……扶著我……”

    “別裝了,”肖將軍躲開,嚴肅道,“十年前在靜州,公主的計謀著實讓在下欽佩。”

    “啊,”崔筠長公主猜測肖將軍或許當時曾在敵營,便將笑臉傳達得更加意味深長,“原來你是欽佩本公主……你老你是長輩,這兩個字本公主不敢當。”

    肖將軍根本看不見鄭翰以及屬下們的驚訝眼光,更是大膽到把手放在麟國長公主的頭上,做水平滑行,恰巧又落在自己鼻尖上。

    多么目中無人!

    而在肖將軍心中卻是大大的竊喜,內心深處有另一個聲音對自己說:“她長高了。”

    崔筠長公主不將其行為視作無禮,心中也是一樣竊喜,可以等著小魚兒上鉤了:“那個……本公主想了一下,一把火把馬車燒了吧,本公主和小環同騎一匹馬即可。”

    “你真的是公主,金玉之身的那種公主?”從鄭翰的臉上竟然還能看到幾分嫌棄。

    “是,絕對是,本公主對天發誓。只是我們麟國的公主不同于你們南國的公主,沒那么虛禮和講究。”相對于看似城府很深的肖將軍,崔筠長公主更加欣賞這位將軍,他的一言一行像極了一位故人——羅舒筱將軍。

    “鄭翰!”肖將軍喊了一聲鄭翰的名字,示意他不要多言多語。

    “本公主是這么想的啊,嗯,咳……”崔筠長公主吞吞吐吐道,“把馬車燒了,大家分開走,均扮成平民百姓,若是像咱們這么大張旗鼓地到南國,怕是還不到國界線,就被那些主戰分子給滅了。再有,我們不能再走官道了。”

    “你真的是這么想的?”肖將軍無奈搖搖頭道,“這金轎遠從南國來,燒了可惜。她是你丫鬟吧,你讓她坐上去,由鄭翰將軍護送,所有將士隨從,而你得跟我單獨走。”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