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痛打狗仆

作品:《最強廢材:大神相公來盤我!

    京城。

    容妥跟碧冗一前一后的進了城門,很多人都帶著奇異的目光盯著她,因為她此時的模樣好像剛經歷過什么災難一樣,像個難民進城一樣。

    而身旁卻跟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兒,衣著雖說不是很華麗卻也像大家子出來的丫頭。

    兩個人怎么看,都很詭異。

    “少主,你這一個月到底去哪了,也不跟我說一聲,害我擔心死了。”碧冗一想到自己剛剛經歷過的事情還是心有余悸,如果少主沒出現,那她……

    “我有事情去忙,倒是你不好好待容家跑出城干嘛?”她邊問邊打量著周圍看有沒有特別豪華的食肆。

    “還不是因為少主你消失這么長時間我才想要出來打你的,而且…宗親子弟都說你殘害手足,利用家主給的器法把很多弟子都打傷了,然后…跑了。”

    法器…。她嘴角撇了一下,看來這些人根本不相信是她的實力所為。

    “呵。”

    她囂張的哼了一句,把旁邊的碧冗嚇了一路,還是沒有適應現在的容妥,這神情跟性格差太多了。

    “我問你,銀兩夠我吃不?”她停在一家食肆前,門面相當華貴,門庭若市,里面傳來食物的香味頓時勾起她肚子里的饞蟲,喉嚨上下滾動了好幾下。

    怎么說容妥再怎么廢材也是容氏家族的少主,衣食用度都不會少給的,所以身為侍女的碧冗銀兩當然是夠的。

    只不過…

    衣袖被扯住,容妥問“沒帶銀兩?”

    碧冗搖頭,低低提醒著“這是,是太子名下的產業,少主,我,我們還是到別處吃吧。”

    挑著眉,太子兩字在腦海中繞了一圈,終于找到是什么原因讓碧冗這樣忌憚。

    原主喜歡太子,曾經一股作氣的當眾向太子表心意,可想而知就成了京城里茶余飯后的笑談,連帶太子臉面都沒了。

    原主不但是整個京城都知道是廢材,還被傳是斷袖變態,膽兒肥得連高高在上的太子都想染指。

    揮開碧冗的手便踏進太子的產業——迎水相依居。

    迎水相依居內,人山人海,坐無虛席。

    但是她的出現讓店家小二都愣住了,這可不是乞丐來的地方啊。

    “去去去,別礙著我們做生意。”店小二上前就想揪她衣襟。

    手還沒碰到,一股強風從她身上沖出把店小二沖飛到旁邊的柜臺前。

    頓時,所有人看著這邊,店里也適時圍來七個會武功底子的大漢。

    “給,給我打死這小乞丐!”滾在地上的店小二捂著被撞痛的腰狠狠道,下一刻七個大漢就從腰間抽出木棍抽向她。

    她把驚慌失措的碧冗推到她設的結界內,叮囑道“給我呆著別動。”

    看向抽來的七根木棍,她邪笑了一下,旋轉著自己身體就翻向他們七人,期間肉眼都看不見的速度就把他們踹倒在地,還有的把附近的桌子都砸爛了,場面一時混亂,慘不忍睹。

    拍拍手掌,叫囂道“小爺我是進來吃飯的客人,你們這待客之道不行啊,真是丟了你們主子的臉面。”

    她略帶嘲諷著太子的意思。

    “混賬,你可知迎水相依居是哪位貴人名下的?居然敢在這放肆!”掌柜跑出來指責著,一張臉都綠了。

    “不就是刀雨雋嘛,小爺我是替他教訓你們這些狗奴才,狗仗人勢,狗眼看人低,小爺我銀兩多得是。”

    她伸出手掌,一個勾金絲邊的銀袋就在手上,掂量了一下,挺沉的。

    碧冗身子有些搖搖欲墜,她覺得容妥不是單純性子變了這么簡單,是瘋魔了,砸太子的產業,訓太子的人,還高呼太子的名諱。

    但是!如果拿命去抵罪,她愿意為了少主赴湯蹈火。

    容妥沒留意碧冗的視死如歸,反而在繼續挑釁著眼前的一眾人,把對面的人氣得張牙舞爪的,卻又打不過她,一個又一個人被她掀翻在地。

    “還來嗎?”她掃視著所有人,身上的肅殺之氣壓迫著店內所有人,有的人感覺胸口被什么壓住都喘上氣了。

    見沒人再上來惹她,拽著碧冗發抖的身子就走上二層雅間,兩邊的人不自覺的讓開一條通道出來,咬牙切齒的。

    見她們倆上去了,掌柜就吩咐著人去稟告太子,因為剛剛他看到了容妥手上的銀袋勾著金絲的字是‘容’。

    整個京城容氏,還能有誰啊。

    那可是個大世家,而且搗亂之人如此張狂囂張,身份地位應當不低才對,就是那身潦倒模樣實在不像世家子弟。

    這魔王還得讓魔王來收啊……

    ------題外話------

    打打打,此文先爽后強寵,寵甜緊接其后,前其發育。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