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生死相隨

作品:《最強廢材:大神相公來盤我!

    有了樞蘭以煌的斷后,容妥便毫無顧慮的放肆起來。

    “小小煞回來。”她把小小煞召喚回識海,能感應到它的被璇折磨得很厲害,整個狼形奄奄一息的趴著不動。

    混沌之蓮圍著小小煞轉動,似乎在給它鼓勵。

    她把目光放在陣前開始研究著,這是認主的陣,除了唯一能開陣之主外其他人進不去。

    除非,把它整個毀了。

    破壞的事兒她最會了,最怕就是彎彎繞繞的動文不動武。

    “沉淵”她要把整個陣都沉了。

    隨著她的咒術起陣前范圍幾里皆晃動,頂梁之柱也搖搖欲墜,陣的周圍漫起海水逐漸淹沒上來,而地面也跟著浮懸坍塌。

    “沉淵!”見速度有些慢,她加大咒術的力度。

    整個石室都搖晃厲害,這時孔雀后知后覺守護的陣法被破壞,頓時大怒著“宵小之輩實在無恥。”

    尾屏狠狠掃向容妥,而不遠處的樞蘭以煌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她,當孔雀襲擊她之時馬上便分散出靈力為她擋下攻擊。

    她原本還想準備擋下攻擊卻發現輪不到自己出手就安全了,看向不遠處樞蘭以煌的情形時眼睛都直了,被他渾身火光所印照得臉上發紅。

    這…

    這就是樞蘭氏的力量嗎?

    排行第二的上古家族樞蘭氏,而能延續下來的三大上古之氏的其中一個家族。

    果然人比人氣死爺,一般人得了厭腑早就被折磨得不像人形,偏偏這男人還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真可怕。

    她開始懷疑從前的自己是怎么從他手上一次又一次脫逃的,當真是她聰敏靈利嗎?

    突然,耳邊傳來‘隆隆’聲響,回眸便見陣法坍塌了,密門就擺在眼前可長驅直入。

    孔雀不但要與璇做斗爭還被樞蘭以煌所牽扯根本無法顧及容妥,只能眼睜睜看著她進入密門。

    樞蘭以煌此時整個身體都沐浴在滾燙的熔漿之中,不見血骨卻也看得出那是他身體的一部份,唯一可見便是那雙淡棕色眸子正緊緊鎖著孔雀與璇。

    璇感受到樞以煌的強大便轉移目標,黑色的手掌無比興奮的伸向他,仿佛想像他揉碎捏爛。

    只是剛攥緊他的身體,黑色手掌便被焚起來,黑煙四起漸漸火光四濺不一會兒就煙消云散,什么也不剩。

    “焚吞之力!”孔雀認出這股力量,沒想到樞蘭氏居然還有后輩能繼承到這條天賦血脈。

    不容小覷。

    ……

    容妥已經進入到密門后的最深處,一路以來只有陰風陣陣并無異常。

    當踏入一道門檻后內室瞬間明亮,在照亮之下她看到自己腳下是一個諾大的陣法圖,頭上也是滿滿勾畫著的陣法,像這種上下接連的陣法多數是用來控制某些力量的。

    這時,她發現沒幾步前有一處凹槽,里面似乎放著一個暗紅色盒子。

    她上前蹲著觀察一會兒,手上涌現出靈力要把盒子吸出來。

    盒子剛一松動腳下頭上的陣法便運轉著,銀色光芒從腳下的各個細縫處透出來,這似乎在吸收她的靈力。

    開玩笑,她有金指隨便它怎么吸。

    加大手中的靈力把盒蓋打開,身體隨著她的靈力增加而變得沉重,臉上開始冒出豆大的汗珠。

    咬牙怒吼一句“給我開!”

    紫光乍現,一顆眼珠子般大小的靈珠就從盒子里飛出來,飛出來之際還帶著龐大的靈氣直接把容妥掀翻在地。

    廣擬靈珠!她內心吶喊著。

    在《萬本全冊》上便見過此珠的描述,此珠拇指般大小且晶瑩剔透,表面光滑且呈現紫色柳絮狀的斑紋,其作用是無窮無盡的擴張識海,吸收妥當便能達到摸尋千萬里的最高境界。

    怕就怕吸收不了會撐爆識海,從此成為無識無感之人,也就是神智不清的人。

    廣擬靈珠仿佛一只破牢的野獸一樣不斷尋找突破陣法的點,想要沖出去。

    “我可以帶你出去。”她誘惑著。

    這時,廣擬靈珠突然沒那么躁動了,似乎在考慮著她的建議。

    “我可以借識海讓你躲一躲。”她上前一步繼續道。

    只是廣擬靈珠似乎看不起她的識海,畢竟它的進入會瞬間讓一個人的識海擴張,就眼前這小子能不能撐到一彈指都怪,萬一受不了它的威力直接傻掉或者死掉豈不是浪費時間?

    “想來你被困于此都數不清年數了吧,知道外面是怎樣一個天下嗎?你不知道是吧,目前我就是最好的選擇,如果你能出去不早就出去了對吧。”

    她知道此珠有靈性還懂人話,當然也看得出它鄙夷她。

    廣擬靈珠的確被困此陣無數年了,都數不清歲月了,它想要自由,想要尋到它能追隨之主效勞于他,不愿再被供奉著被觀賞著。

    就在她準備再費一些口舌時,眼前紫光閃來就竄進識海,識海中的小小煞跟混沌之蓮都不自覺躲開這束光芒。

    容妥感覺腦袋一陣抽痛,身體倒地不起。

    識海中,她與廣擬靈珠對峙著,肉眼所見之處不斷閃爍著熠熠星光就像那浩瀚的星海一樣廣闊無垠。

    這就是廣擬靈珠的威力呀!她的識海在變化,越來越深不見底,一望無際。

    “人類,如果你能挺過去那我便留于此處。”一個小男孩的聲音響起,來自于眼前懸浮的廣擬靈珠,此時正散發出幽幽紫光,無比神圣。

    “那小爺就跟你耗耗時間吧。”她進入冥想中,努力穩定識海。

    的確她很貪心,什么都先搶為主不顧慮后果,也不是那些猶豫之人總瞻前顧后,只知道相中的就別想讓她放手。

    倒在陣法中的容妥一臉蒼白,汗如雨下,唇不停抖動著,似乎在忍受著想象不了的痛苦,而她的額前卻是紫光流溢著。

    樞蘭以煌進來之后便是看到這樣一副情形,心尖之人此時奄奄一息,探查不到任何靈動的氣息,就這樣抽搐著身體與雙唇。

    眼睛猛然一縮,渾身瞬間散發出可怕的氣息,仿佛來自于地獄里的邪神,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容妥躺著的位置,青絲也一點一點散落下來遮掩住半張臉。

    他坐地上輕柔抱起她,喃喃道“你去哪,我便去哪尋你。”即便那是地獄,是虛空,是輪回。

    ------題外話------

    推薦好友新文《魔王追妻之傻女有毒》

    她,夢汐,21世紀的神偷殺手,遭唯一的親人背叛,攜帶時空玉戒,墜入深淵,慘淡落幕。

    她,凌夢汐,一個人人唾棄廢物、傻子、不祥,母親早亡,父親不愛,親人不疼。

    當夢汐穿越成凌夢汐后,她決定好好的過一生,這一世,面對著親人的陷害,宗門的變故,她扮豬吃老虎,暗中修煉,一步一步的開啟了自己的人生軌跡,揭開了自己的身世之謎。

    他奉父母之命照顧她。

    她受傷了,需要換衣服,他說:“沒事,我來。”

    她說:“男女有別!”他說:“又不是第一次給你換衣服,害羞啥!”

    她說:“你是魔,我們形同陌路吧!”他說:“沒事,送個小妖給你做弟子。”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