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話

作品:《尊主嫁到之賴上俏醫妃

    “楚王殿下,當中情由一時說不清楚。”云正風并不十分在意年僅十二歲的趙燕染,畢竟趙燕染素日里只算個心機單純的紈绔皇子,根本不可能登上大位,但他是皇后幼子,他不得不恭敬萬分,“說起來都是老臣家中私事。”

    “十三,就算你貴為皇子,也不可干涉云將軍的家事。”太子沉沉道。

    “不行!”趙燕染吐出兩個字,眼一斜盯著太子又道,“今日本王還就管定了。”

    “好了,十三王爺。”云七伸手拍了拍趙燕染的肩膀,趙燕染只聞得一陣香風拂過,臉上頓時紅了,又聽他道,“不就道歉么?我接受。”

    “云七。”趙燕染尤還不甘。

    “聽話,十三王爺。”云七道。

    趙燕染撓撓頭閉了嘴,云雪瓊,云雪佳已對趙燕染為一個廢物強出頭鄙視萬分,只嘴上不敢說出來。

    “五姐,道歉是吧?”云七低首掃了一眼云雪瓊。

    云雪瓊正要在太子面前再擺一個高姿態,以顯得自己很大度,卻聽云七道:“我身為云家長房唯一的兒子,從小被人欺負到大,幾個姐姐動不動就在語言上貶低我,行動上打壓我,雖然小爺我心理強大,你們的話一般全當放屁,但念及云府規矩大,又是禮儀之家,小爺我就不客氣了,五姐你這會子給我跪下磕幾個響頭,我也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你的道歉了。”

    云雪瓊沒想到云七所謂的道歉竟然是這樣,頓時氣的口鼻扭曲,一頭火沖上來,抬手就欲扇云七巴掌。

    “五妹,稍安勿燥。”云雪月終于從亭臺上走了下來,一把按住了云雪瓊的手。

    云雪佳也跟著下來,對著云七鄙夷的冷笑道:“我今兒算是見識到什么叫顛倒是非黑白了,大伯不過是要你道個歉,你就這般頂撞,當真大不孝。”

    云雪瓊氣弱弱的看著太子道:“太子,實在抱歉,想來你已領教過我家七弟的厲害了?”

    太子語氣透著寒冬臘月的冷:“現在想想,本宮真覺得被云七你這個草包寫情書表白是種莫大的休辱。”

    “哈哈哈……”云七迎向太子凌厲而輕蔑的眸光,無拘束的大笑幾聲,眉毛一揚道,“這是老子本年度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你算個什么東西,敢說老子跟你表白,像你這樣的渣男給老子提鞋都不配。”

    “大膽!”云正風差點氣的吐了血,他怎么能讓云七這般辱罵當今太子,只氣的渾身亂顫,伸手指著云七道,“你這個不孝的逆子,竟敢……”

    云七冷哼一聲:“敢什么?我的父親大人,你整天嘴巴上仁義道德,規矩禮儀,可當初將親子虐打遍體鱗傷的是誰?將自己的側夫人一腳踹的小產的又是誰?”素白玉指一一從云雪瓊,云雪佳臉上指過,“還有這什么所謂的姐姐,一個假裝溫柔端莊,一個囂張跋扈仗勢欺人,原來這就是父親口里所謂的家教?”

    “好,說的好,快哉,快哉!”

    姬遇不由的拍手叫好。

    這一拍手,搞的云正風一頭一臉的灰。

    天縱國是七國里最為強盛的,晉王姬遇又權勢滔天,他根本不敢得罪。

    云七抬眸一看,拱手道:“客氣了。”

    在看向姬遇的同時,她本能的感覺到一種強大的壓力。

    在末世獵殺久了,在面對敵人時,總能大致判斷出對方有多強大,她敢打賭,在眾所有人者加起來玄力都不及這個妖精似的男人。

    他為什么要來云家,又為什么要幫自己說話?

    云七甩甩頭,不想再想,因為想多了也沒用。

    趙燕染順勢附合道:“對,云七,我支持你。”嘖了一聲道,“想不到云將軍竟是如此殘暴兇狠之人。”

    云正風抹了一把虛汗。

    “七哥說的真好!”云雪婷就差拍手稱快了,周姨娘雖心中快意,卻嚇得要死,連忙又捂住了云雪婷的嘴。

    “十三,還不快過來。”趙燕朗一直旁觀,卻也不想看見趙燕染在明面上十分得罪了云正風。

    “十三啊,說話做事總是這般顧前不顧后,人家的家事要瞎摻合什么。”趙燕誠臉上始終帶著似有若無的笑道,又嘆道,“不過真沒想到這云七生的這般好看,可惜了。”

    趙燕染不為所動,只直挺挺的站在云七身邊,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何這般看重他,只得歸究于他不喜歡太子,凡事太子不喜歡做的事,他就喜歡做。

    不過,云七著實強悍,他都沒有發揮的余地。

    正鬧的不可開交,忽然從宮里傳來消息,皇后突發舊疾,昏倒過云,昏倒前還叫著趙燕染的名字,宮人迅速趕來接十三皇子回宮。

    宮人這一來,太子包括其他皇子都待不住了,皇后是他們的嫡母,他們自然要回去看看,哪怕做做樣子也要做。

    一時間,云府冷清下來。

    云雪瓊準備了半天的飛天舞白白浪費了,云雪佳還特意準備了要一展歌喉也浪費了,二人都將恨移到云七身上,若不是他耽擱了,說不定都表演完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