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夜探,驚人的發現

作品:《尊主嫁到之賴上俏醫妃

    云正風氣的恨不能殺掉云七,連太子都敢罵,就算她能成為皇帝的男寵又能如何。

    男寵還能比得上太子的地位?

    后來一大早就去興都城郊外寧隱寺理佛的大夫人回來,一回來就得知自己身邊的兩條巴兒狗反了,氣的要懲罰薛姨娘母女。

    還沒來得及懲罰,就聽到了云正風的抱怨。

    要不要殺云七事關重大,萬一皇帝真動了怒,十個太子也救不了他們云家。

    勸了云正風一兩句,果然晚上倪公公又特意跑來一趟,說早上皇帝忘讓他帶賞賜過來了,還千叮嚀萬囑咐說什么連云七少了一根汗毛都不行,否則讓云正風提頭去見。

    云正風又氣個半死。

    他真不知道這逆女哪里來的福氣,竟突然得老色龍如此看中,連宮門還未入,太監就跑了幾回。

    他只得放下怒氣,只象征性的責罵了云七幾句。

    氣得云雪瓊和云雪霜一起咬碎了銀牙。

    ……。

    是夜,夏風吹。

    白天燥熱頓減不少。

    云七輕閉雙眸,盤腿而坐,頭頂漸漸升騰起淡淡煙霧。

    屋頂一道黑影如貍貓般靜靜朝下望著,他極力將自己的呼吸壓到最輕,生怕驚憂到云七。

    忽然,云七雪白如玉的臉上泛起淡淡的粉,襯的她驚艷無雙,可壓倒這世間一切桃花。

    姬遇動也不敢動,只呆呆的盯著,不得不說這位云府的七公子生的果真貌美如花,可偏偏是個男人,真是浪費了,否則說不定能讓魔尊大人那萬年不開花的鐵樹開一次花。

    素聞云七是個天生廢材的大草包,一點玄力也沒有,可是他是鳳邪嘴里的天縱奇才,怎么可能只是個草包,所以白天在花園時,他特意探了他的玄力。

    乖乖,驚死個人。

    云七小小年紀竟然達到了金玄四品,這放眼整個大盛也找不出這樣一個厲害的少年郎來,怪道他可以在云正風面前肆無忌憚,連太子都不放在眼里,原來真有實力,看來傳聞總是不可靠。

    正想著,忽見云七的頭頂的淡白煙霧漸濃,變成淡淡的淺金色,金色愈加奪目,凝聚成厚重的深金色。

    只瞬間,深金色隱退下去,

    姬遇差點瞪掉了眼珠子。

    怎么回事?這云七是個怪胎嗎?怎么可能在短短幾個時辰之內從金玄四品進階到能擁有深金色的金玄七品之境。

    這還是人嗎?就算是魔尊大人當年也不可能進階的如此神速,更不要說他了。

    “哈,沒想到還能晉級。”云七練完收工,心情頗佳。

    這古代的空氣就是好,能量就是充沛,她本來只是想再修復修復能量,沒想到能量值不僅全部回來了,而且還晉級了,雖然晉級的速度不盡如人意,可還是給了她小小的驚喜。

    不過,要想徹底改變云七原先的廢材體質,再繼續晉級,光靠單純的修練還不夠,她還需要晶石,只是這個世界有像末世那樣的晶石嗎?

    如果沒有晶石,那晉級之路會變得很漫長。

    想到此,她又嘆惜一聲:“唉!就是晉級的慢了些!”

    “噗……”屋頂上的姬遇幾乎要吐血了。

    這死小子說什么?還嫌晉級的慢,這不是要嘔死人嘛!

    想當初他從四品到七品可整整花了半年時間,娘的!信不信他馬上跳下去打死他。

    他也差點就忍不住要跳下去了,可想想還是做了忍者神龜,只是從袖子里摸出一根細長的香,放在嘴邊輕輕一吹,香點燃了,然后對著屋內散了散了煙霧。

    “有人!”云七暗叫一聲,心里不由的嗤笑一聲,這梁上君子竟然還用下三濫的迷香,不過細聞聞,這迷香還真不是普通的迷香,一般人根本練不出來。

    算了,睡覺,反正也打不過這梁上君子,她可不想浪費力氣。

    她故作昏倒的倒在床上就呼呼睡了起來。

    “哼,看你這死小子還得不得瑟!”姬遇得意的挑挑眉眼,縱身而下。

    月光下,他身材修長,縱使一身黑色衣行人也擋不住他飄逸出塵的身姿。

    鳳眸里帶著幾分玩味,他潛入屋中,摸到云七床前,隨手就撩開了白色紗帳。

    他已提前點了幽香醉,云七是再醒不過來的。

    魔尊交待,一定要確定云七是不是鳳邪口里打開龍魂訣的血引。

    相傳得龍魂訣者天下就已得了一半,而另一半就是魔尊手里的火云圣令,天下人莫不對此二物虎視眈眈。

    魔尊擁有至高無上的玄力,天下于他而言不過如探囊取物,他并不在意。

    他想要得到龍魂訣,不過是想修練龍魂訣里的心法,唯有龍魂心法才能克制魔尊體內的寒毒。

    這股寒毒是從娘胎里帶來的,魔尊玄力越高,寒毒越盛。

    相信再得不到龍魂訣,兩三年之后,魔尊體內的寒毒就會徹底爆發,到時不僅玄力盡廢,還會有性命之憂。

    據鳳邪所言,血引者,腳踏七星。

    當然,這七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讓人看見的,需要一種特殊的藥物方能顯現。

    他一低頭,就看見她滿頭烏發鋪在枕上,小巧細白的臉臉蛋上眉蹙春山,眉稍處微微上揚,讓她顯得十分英氣。

    睡夢中,她唇角微勾,似笑非笑。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