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6.關系?

作品:《地下游戲

    韓柔沒好氣的說道:“你去試試看,看看有哪個愿意來救一個要殺他們家主的人。”

    唐塵被噎到啞口無言,還真是這么回事,他們不落井下石已經很不錯了,指望他們救蘇青,根本不可能啊。

    “啊!!!”蘇青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

    “你,喂,到底行不行?”唐塵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之前蘇青可是為他擋刀連悶哼一聲都沒有的,可見現在蘇青有多痛。

    韓柔嘆了口氣:“主人啊,你要不還是進去聽他們議事吧,你在這我都沒法專心給蘇青姐姐續骨了。放心——我一定還你一個完整的蘇青姐姐的。”

    唐塵明顯不信:“當真?”

    “……”韓柔一臉無語,看起來不和這家伙解釋清楚,她是別想安心下手了:“這么和你說吧,我這次不是簡單的續骨,而是重新給蘇青塑骨。所以我要先將她身上完好的骨頭先捏碎,再重新給她塑骨。”

    “你有病吧!”唐塵轉身想罵韓柔,結果剛掉頭就看見滿園春色,忙轉回身,蘇青臉色微紅,她也想擋住重要部位,可是她現在疼的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本來只是斷了幾根骨頭,你還準備把人家渾身骨頭碾碎?你是救人還是殺人?”要不是對韓柔還有著那么一點信任,他真的要把韓柔給大卸八塊。

    韓柔一臉古怪的笑容:“斷了幾根骨頭?來,蘇青姐姐,你告訴主人,你身上還有幾塊完整的骨頭?”

    “沒……有。”蘇青氣若游絲。

    “你妹,下手這么狠啊。”唐塵牙疼,不過他也沒沖動到沖到里面去罵唐清羽,唐清羽或許不是一個好人,但是卻是一個好父親,一個好宗主,所以在外人面前還是要給他留點面子的。

    這也是剛才唐塵雖然很生氣但是卻幾乎什么也沒說的原因。

    “狠什么啊。”韓柔撇了撇嘴:“我渾身骨頭被砸成粉碎多少次了都,不破不立,這是蘇青姐姐的劫,但是也是她的福。唯一可惜的就是蘇青姐姐破身有點早了,不然效果會更好。”

    “別……別說了。”蘇青臉色開始泛紅,她沒想到韓柔會突然說到這件事。

    韓柔朝著唐塵的背影眨了眨眼:“也不知道哪個男人那么有福氣啊。”

    “確實,也不知道哪個混蛋騙了我蘇青姐姐。”唐塵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韓柔附和道:“對啊,他就是個混蛋。”

    蘇青滿眼哀求的看著韓柔:“別說了,好不好?”

    韓柔挑起了蘇青的下巴:“來,叫姐姐。叫姐姐我就不說了。”

    蘇青緊抿嘴巴不肯張口,倒不是她覺得做韓柔妹妹會委屈什么的,但是如果她開口叫了韓柔姐姐的話,那豈不是向韓柔服軟了?以后她還怎么硬氣的保護少主?

    看著一臉倔強的蘇青,韓柔則是:“嘖嘖嘖,挺倔啊,像這樣呢?”說著韓柔右手猛然使勁。

    “嗯……”蘇青卻是不再發出慘叫,頓時讓韓柔的舒適度-1:“哎喲,不要叫的那么銷魂嘛。”韓柔壞笑道:“要不是我是個女的,你這么叫可沒幾個男人頂得住的。”

    蘇青一臉虛弱,但是卻不肯認輸,瞪了韓柔一眼。

    “嘖嘖嘖,主人啊,你說說,蘇青姐姐剛才叫的好聽嗎?”韓柔突然轉移火力,讓兩人都是猝不及防。

    “好……你個大頭鬼啊!好好續骨不行嗎?”唐塵翻了個白眼:“我去議事了,回來要是見不到一個完整的蘇青,我就把你大卸八塊!”說罷,唐塵逃也似的準備溜進屋子。

    “好,但是事先說好啊,那層膜我補不上的。”韓柔似乎今天和兩人過不去了,故意要折騰兩人。

    唐塵重心本就不穩,被韓柔這么一嚇,直接整個人臉著地的撲進了房間。

    唐家眾人都是一臉迷茫加震驚的看著唐塵,少爺怎么突然行此大禮?唐塵尷尬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繼續,你們繼續,我進來旁聽一下。”說著,唐塵還貼心的將門給關上。

    “咳!”唐清羽猛地咳了一聲,強行轉移了大伙的注意:“大家說說吧,清清長老的提議如何?”

    一位白發老者站了起來:“我覺得要確定清清長老的方案可行不可行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先確定另一件事情?”

    旁邊一人附和道:“是啊,若是不能確定琉璃魔帝和少宗主的關系的話,我們可沒有辦法自作主張的。”

    唐塵一臉茫然,怎么一進來大家似乎矛頭全指向了自己:“諸位長老有何事需要向我確定的?”

    唐清羽凝重的看著唐塵:“我接下來的問話,你要如實回答。”

    “是!”唐塵朝著唐清羽一拱手。

    “琉璃魔帝和你之間是什么關系?”唐清羽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琉璃魔帝……嗯……也就是韓柔,怎么說呢,她和我關系很復雜,我也不知道我們算什么關系。”唐塵糾結了半晌也沒說出個之所以然來。

    唐家眾人:“……”

    唐清羽:“……”你可真是個天才,臉和對方什么關系都不知道就敢使喚對方,而且對方還是個長生者,即便境界不穩,但至少是個偽長生者,那也是長生者啊,還牽人家手,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

    “算了,我換個問法。”唐清羽頭痛的揉了揉額頭:“你和琉璃魔帝之間是一次合作的關系,還是有什么長期合作?或者更近一步,比如說琉璃魔帝想收你為弟子之類的?”也就只有師徒關系解釋兩人之間會靠譜一點吧。

    雖然這還是沒法解釋為什么琉璃魔帝會和唐塵說出咱爹這種話,都說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哪有師傅認徒弟的爹做爹的?但是也就這個解釋靠譜吧,總不可能琉璃魔帝和唐塵結為夫妻吧?(首先,咱們排除正確答案,然后再慢慢猜。)

    看著眾人奇怪的神色,唐塵揉了揉鼻子:“那個,我還是說一下我們認識的經過吧?”

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